點此新增文字...



 

 

JAN. 2014

三返芬蘭北極地:極光下的幸福

再度追尋峽灣倒影極光

行前準備

旅行期間:2015/03/25~4/5

旅行成員:貝琪梨、Rachel、遙遙

非人類成員:李小猴、MuMu、嘿嘿猴

路線:首都奧斯陸(Oslo)- 特羅姆瑟(Tromsø)- 羅浮敦島 亨寧斯韋爾(Henningsvær)- 羅浮敦島 雷納(Reine)- 博多(Bodø)- 特羅姆瑟(Tromsø)

 

費用:不含個人購買紀念品的總花費為台幣NT 106,854元。

交通:共NT 56,687元,佔53%,其中國際段機票(荷航)NT 38,400元,挪威國內段(SAS航空)NT12,317元。

住宿:十晚共花費NT22,723元,其中一晚三星旅館、三晚特羅姆瑟三人小木屋、三晚羅浮敦島可住六人港景公寓、兩晚羅浮敦島可住七人獨棟漁屋、一晚四星旅館。

玩樂:共NT13,240元,包括兩次極光一夜團、一次哈士奇雪橇(我個人搭過五次哈士奇雪橇、兩次馴鹿雪橇、兩次小馬雪橇,這是峽灣景緻的哈士奇雪橇行程,相當推薦。)

匯率:1 挪威克朗NOK = 3.97 台幣NT(以約14計算)

前情提要

這趟挪威極光羅浮敦島十二日,緣起於311日突然想到好像可以去,掙扎了兩天,一方面看看班表忖度了兩天,313日決定要去,開始著手安排,換班、調開替醫學生、實習醫師的上課時間,開始找尋旅伴,安排行程訂房,325日搭乘荷航凌晨00:20台灣出發,25日當日傍晚即抵達挪威特羅姆瑟。如果班機時間安排得剛剛好的話,前後交通時間可以只花兩天,於是在當地有完整的十天十夜可以玩。

 

 

 

我和Rachel從台灣出發,初抵達第一晚,與已經提早一週出發先從挪威南部開始玩起的遙遙會合,約在一間特羅姆瑟市區網路評價不錯的餐館Egon吃晚餐,殊不知隔天一早要吃早餐的時候,才發現昨天晚餐的餐廳其實就在我們所住宿的旅館樓下,整個餐廳的空間很深,餐廳的前後門直通兩條平行的馬路,這也意味著,實在太幸運了,早餐也是相當豐盛美味。

 

三人會合之後,移動到特羅姆瑟島對岸山坡上的滑雪場渡假屋旅館,住在特羅姆瑟市區的好處是去超市或是餐廳方便許多,而我卻刻意選擇住在離市區兩公里的對岸,好處是即使參加完一夜極光旅行團回到住宿,夜半若有極光爆發,也能隨時從小木屋走出屋外便能拍攝。(Tromsø Camping度假村獨棟小木屋,一晚NOK1950,約台幣7800元。)

 

從滑雪場這側山區走到特羅姆瑟港口市區途中,經過一座鋪設有人工草皮的足球場,在冷冷初春的寒風中出門,巧遇練球的北歐小鮮肉,的確有替這寒冷的清晨添加些許暖意。

 

沒帶大砲,所以無法將練球的小鮮肉拍得很清楚,不過倒是近距離拍到一早就勤奮起來除雪的挪威大叔XD,看見三個東方女子徒步路過,被低溫凍紅的臉頰回應我們一個大大的微笑。

 

特羅姆瑟的地標北極圈大教堂,簡約的建築外形與藍天白雪格外相融。

 

白天去市區逛街、採買、報名參加晚上的一夜極光團。

 

這個晚上參加了一個極光旅行團,他們的保暖小屋,竟然就在我一年前自己安排前往的索馬洛伊,這個距離特羅姆瑟車程一個小時的小村,極光旅行團的極光小屋地點,通常都是商業機密,我用GPS紀錄移動軌跡,才意外發現XD。而且誤打誤撞走錯路到峽灣山坡頂上,因為最晚下巴士,司機只說下車後跟著腳印走就是了,結果跟到神秘的腳印一路上山,還找不到旅行團的其他外國觀光客的蹤跡,極光就開始爆發了。(這個極光團一人NOK 870,約台幣3480元。)

 

當我在勉強可以看見雪地腳印的極低光源狀態下,踏上山頂看見月光灑落四面環抱覆雪峽灣的海面時,我便賴著不走,儘管坡頂上毫無遮蔽物,冷風颼颼,吹不熄內心的興奮。

 

不斷幻化形態的極光,在北大西洋海面上相映成輝,同樣在索馬洛伊,經過一年多,從前一次滿是烏雲密佈和渡假屋光害的倒影極光照,到有幸目睹與拍攝下這榮獲2015年國際攝影大賽IPA業餘組季節類別首獎的倒影極光,感到非常感恩與幸福。

 

天氣與極光都是說變就變,凌晨三點回到特羅姆瑟島對岸山區的渡假屋,一直到清晨六點,都沒有極光。

 

不管晚上只睡多少,白天還是要繼續玩耍,雖然搭過五次哈士奇雪橇,但是沒有搭過挪威的哈士奇雪橇,於是稍被慫恿,就還是來了呀。

 

特羅姆瑟這個哈士奇雪橇雖然價格比其他之前參加過的都還要貴,一個人要NOK1490,約台幣5960元,不過扣除掉前後準備時間,實際在雪橇上有足足一個鐘頭,而且跑的路線是沿著峽灣邊,景色非常壯闊。如果人生只有一次機會搭哈士奇雪橇,我會推薦這個行程。(不過人生不會真的只有一次搭哈士奇雪橇的機會,還是可以嘗試其他地方的哈士奇雪橇啊。)

 

Rachel的「第一次堆雪人就上手」。

 

對生長在亞熱帶地區的我們,雪是一期一會的老朋友,每隔一段時間相見,都還是會讓人內心興奮不已。不過拿魚子醬來裝飾雪人,希望不要遭天譴呀…

 

晚上繼續參加追極光一夜旅行團,這種稱之為追極光Aurora-chasing的團,就是旅行社會派一輛附有廁所的大巴士,根據當天晚上的氣象預測雲圖,載著觀光客往沒有被雲覆蓋的地區去看極光,看得看的機會號稱超過95%,會開多遠多久不一定,也可能一路從挪威開到芬蘭境內去。我們前一天報名,旅行社說整個北歐都被雲層覆蓋,一定看不到,很有良心地建議我們不要浪費時間與金錢,隔天再來,於是我們隔天才來參加,雖然開得有點遠,差五公里就到芬蘭了,也算是有看到超亮月圓加上極光。

 

不管同巴士上其他外國人的側目,模特兒遙遙在巴士上換上禮服,巧手Rachel變身造型師幫忙打理髮型,然後在低溫下待命等候極光出現,讓我能夠構圖。拍到一半,其他同團的外國人還跑過來和我搶著拍XD

 

回到渡假屋,極光依舊慘淡。

 

隔天搭巴士前往羅浮敦島,羅浮敦島有許多漁村,當初隨意地選了兩個村莊待下,其中一個就是亨寧斯韋爾Henningsvær,搭乘這段往南的巴士記得第一個鐘頭不要在車上睡覺,因為沿途的峽灣景緻極為瑰麗,前一週剛去過南邊峽灣區的遙遙覺得這段峽灣景緻更勝南部。

 

小小的漁村,街頭也顯得精巧可愛,但是一包一噸的飼料包好豪邁啊。

 

隨處的餐廳都可以品嚐到極新鮮好吃的鱈魚巧達湯。

 

白天就是要到處逛逛走走。

 

小小的漁村在巴士站附近有幾間商店可以逛。

 

夜半時分,我一個人獨自到外頭勘景,月明星亮,漁村漁屋漁船倒影相映,唯獨不見極光。起初選擇前來羅浮敦島的目的,是希望夠拍攝漁村漁火倒影極光,萬事皆備獨欠東風之憾,於是只能凌晨三點摸黑在滑溜的結霜棧道上自拍了。

 

白天可以在陽台就臨著漁港景緻的公寓發懶。公寓主人平常在奧斯陸上班,人很好,竟然還大方地主動說可以把車借給我們開,推薦我們可以開去羅浮敦島的 Å,那是世界上最短的地名,其實就是挪威語的一個字母。不過礙於我幾百年沒開車,加上漁村地帶的路超小超彎,沒有保全險的車,我還真怕開一開掉到海裡,於是含淚謝絕主人的大方好意。

 

或是出門到漁村的偏僻角落外拍。

 

玩弄隨處可見的在地小動物。

 

晚餐繼續可以喝到新鮮鱈魚湯。遙遙和我們的行程一起走到這裡,隔天就剩我和Rachel繼續往羅浮敦島的另一個漁村雷納Reine

 

前往雷納村的這幾天,正巧遇上復活節假期,羅浮敦島上會連公車都放假停駛,也是還好正因為這樣,避免和一位在公車上因為聽見我和Rachel說中文而搭訕我們的大嬸住在一起Orz,她一個人帶著一晚的換洗衣物行李,把大行李放在Leknes的青年旅館,搭公車想來看看羅浮敦島,因為同一個青年旅館的外國人一直慫恿她來,然後在公車上聽見我和Rachel說中文,開始探問我們晚上住在哪,我們到站下車時,她也跟著下車,然後說要參觀我們住的漁屋,並且說可不可以讓她一起住,進屋子參觀的時候,還不脫靴子,連二樓都想踩上去,相當令人傻眼啊。

 

還好,我和Rachel最後能耳根清靜地享受漁屋、陽台和峽灣景致。

 

倒是遙遙不能和我們一起分享這兩層樓的漁屋,好可惜呀~

 

小漁村隨處可見晾曬鱈魚頭乾的棚架,以及工人忙著晾曬和採收的身影。

 

 

夜晚有極光出現,卻躲在濃厚的雲層之後。

 

前來雷納村之前,預訂住宿時,刻意選擇陽台面北而且一、兩公里外有下一簇房舍的漁屋,這樣倘若有極光出現,從陽台上拍攝,漁村漁火就能剛好落在我極光倒影的構圖上。可惜天氣因素總是最難預測掌握的,不過換個角度想,有什麼拍什麼,每一次快門、每一個畫面就會成為獨一無二。

 

 

要離開羅浮敦島前,天氣才開始大晴。

 

然後繼前一個漁村亨寧斯韋爾住宿的公寓主人主動要借車給我們,這回住在雷納村的漁屋主人,知道我們要搭渡輪前往博多,拜託我們幫他運車去博多,鑰匙就這樣交給外國遊客,還幫我們付渡輪船票錢,以及免費接送到博多的旅館,挪威人真的好放心外國遊客,還是我身上就是散發著身為好人的味道呢?XD

 

在渡輪上,目睹到從晴天進入陰天的一瞬間,仿佛是宣告旅程即將結束的心情一般。

 

博多港,旅程結束在城市的好處是,可以做最後伴手禮的採買。

 

帶著滿滿的收獲:極光、美景、美食,還有挪威特產煙燻起司和Mills國民魚子醬回台灣~

 

 

Dec. 2012

開啓追逐極光的命運之門

 

前情提要:

聽說20112013年是極光極大年,身邊陸陸續續聽見朋友前往極地拍攝極光,適逢身體狀況不適合從事海上或水下活動,於是決定也去看看極光到底長什麼樣,始料未及,這一切就像是邪惡的免費試吃體驗,就此上癮。

第一次前往北極地看極光,由於只有一個人,考量到雪地開車經驗貧乏,安全起見,於是決定前往大眾交通較為便利的北歐,而放棄首選的阿拉斯加,至於北歐可以看極光的國家有挪威 ......


 

 

Dec. 2012
開啓追逐極光的命運之門

前情提要:
聽說2011~2013年是極光極大年,身邊陸陸續續聽見朋友前往極地拍攝極光,適逢身體狀況不適合從事海上或水下活動,於是決定也去看看極光到底長什麼樣,始料未及,這一切就像是邪惡的免費試吃體驗,就此上癮。
第一次前往北極地看極光,由於只有一個人,考量到雪地開車經驗貧乏,安全起見,於是決定前往大眾交通較為便利的北歐,而放棄首選的阿拉斯加,至於北歐可以看極光的國家有挪威 ......


 

Copyright © 2016. beckeylee.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6. beckeyle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