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此新增文字...



 

 

JAN. 2014

三返芬蘭北極地:極光下的幸福

召喚魔幻北極光- 黃刀鎮

行前準備

旅行期間:2014/11/13~11/17(芝加哥)、2014/11/1711/28(黃刀鎮)

旅行成員:貝琪梨、洽女孩

路線:卡加利(Calgary ) - 黃刀鎮(Yellowknife

 

費用:由於這趟旅行貝琪梨先去芝加哥開會,故參考旅費以洽女孩從台灣出發來回十二天,不包括個人紀念品購買的費用。其中包括三趟當地一夜極光旅行團,分別CAD$ 110.25, CAD$ 126, CAD$ 125。

長途機票:稅後NT49300元,總花費約NT90,000元。

匯率:1加幣 CAD = 27.8 台幣 NTD

 

前情提要

十一月份前往美國芝加哥參加美國心臟科醫學會的急救科學討論會(AHA & ReSS),心想:既然十一月份極光季都到了北美,再往北飛一點,就可以去看極光!於是安排開完會,旋即從芝加哥飛往加拿大,經加拿大境內的卡加利(Calgary)轉機,和直接從台灣出發經東京轉機的洽女孩會合,前往黃刀鎮拍攝極光。

黃刀鎮位於大奴湖(Great Slave Lake)北端的西岸,加拿大的西北領地,通常吸引特地前來觀賞極光的旅人,大多定點住在黃刀鎮,以參加一夜旅行團或是自行開車在以黃刀鎮為中心附近範圍移動。

 

經卡加利轉機,我和洽女孩會合後,一同抵達黃刀鎮。黃刀鎮機場的入境大廳非常小巧,提領行李的旋轉盤上方,裝飾著極為醒目的北極熊與海豹標本。

 

走出入境大廳,有資訊欄可以拿活動或是住宿的廣告資料卡參考,再走出去就是機場外了,當天晚上零下二十幾度啊。

 

抵達黃刀鎮的這一晚,極光活躍度預測KP4KP IndexKP值表示極光的活躍程度,級別介於09),天公不作美,在濃厚的雲層後隱約可見綠色的極光。稍早前一晚KP值是爆發的5,可惜還在芝加哥開會,一整個很想放棄國際會議直奔黃刀鎮呀~

 

隔天一早卻陽光普照!

 

我們就住在靠近舊鎮區、面對大奴湖的民宿,房間有大窗戶,晚上只需要把房內的燈關掉,就可以直接觀察是否有極光出現。

 

大奴湖畔許多人家屋後停泊著水上飛機,夏季湖面解凍,水上飛機是湖區範圍內許多地區除了船之外能抵達的交通工具。

 

舊鎮區有個高處,矗立著飛行員紀念塚,走幾段階梯就能登頂,往南眺望整個黃刀鎮。

 

路旁的岩壁上,沒有被雪所覆蓋的地方,露出藏在底下的圖繪,這些手印是屬於紀念西北領地多元文化的藝術創作一部分,整個創作涵蓋石壁上的彩繪手掌印、老鷹翱翔的圖樣,和石壁前一座刻有熊、老鷹與鮭魚的複合雕像,這座雕像是一九九四年西北領地當地的藝術家利用一顆四億年前在大奴湖畔形成的大理石進行雕刻,獻給屬於西北領地的每一份子,德內族(Dene)、邁提斯人(Metis,法裔加拿大人與印第安人的混血兒)、因紐特人(Inuvialuit)以及英語加拿大人、法裔加拿大人。台灣是不是也應該朝接受多元文化的路繼續前進呢?

 

住宿在大奴湖畔的民宿,離市區將近兩公里,在零下二、三十度的氣溫下步行莫約四十分鐘,尚可以接受,如果去超市採買,得提著大包小包補給回去比較辛苦,怕累的人可以考慮搭班次不多的公車或是搭計程車。

 

下午從市區超市扛了滿滿的食物回來,已經做好徹夜等極光的準備了。

 

十一月份是個黃刀鎮相對天氣較不穩定的月份,每一年情況可能會不同,湖泊和河流有可能還沒結冰,也可能已經結冰,至於結凍的冰層厚度夠不夠厚,情況不一定,如果一樣選擇這個月份前往黃刀鎮的朋友,記得詢問當地人,冰面厚度是否安全可以踩踏,注意安全,非常重要!

 

晚上只有些許極光出沒,正巧先來練習。這個晚上其實拍了不少極光鬼新娘系列的極光照,不過為了維護這個網站的清新,我決定不公開這些照片XD

 

短暫一天的晴朗,隔天一早突然又開始飄大雪 。

 

這天晚上參加了前一天就報名的一夜極光團,滿滿墨綠的夜色,在厚雲層之外一定正有極光在爆發呀!(泣)

 

沒有極光的時候,遊客們待在屋裡吃吃喝喝、看日本節目,沒錯,是日本節目XD,可見來黃刀鎮極光旅遊的日本客群市佔率有多驚人!

 

主建築之外,還有幾間保暖的小屋,可以讓遊客待在裡頭保暖,一出門就可以拍照,可惜這晚一直到離開,雲都沒有散去。

 

白天氣溫攝氏零下十七度,我和洽女孩到大奴湖上拍攝。

 

拍完洽女孩立刻衝回民宿回暖。

 

晚上來到大名鼎鼎的極光村,這裡是日本人所營運的,每個晚上從市區接駁的兩輛巴士都客滿,一輛坐滿日本人,遠遠就聽見那輛車的工作人員用日語招呼遊客,我和洽女孩則是坐另外一輛用英文溝通的巴士,從黃刀鎮市區往北駛莫約三十分鐘的車程,便來到極光村,這裡的場地專門提供給觀光客觀賞極光,不提供住宿,半夜一點左右就會撤離遊客,除非是參加加長時間的行程,可以多待上兩個小時。

 

極光村有八個大帳篷供遊客在裡頭保暖等極光,身為攝影師的我,一到帳篷裡聽完導覽員的說明後,就背著相機包、帶著腳架出去零下三十度的室外,開始勘景、取景、測光、等極光。

 

身為模特兒的洽女孩,則是必須在充滿其他不認識的遊客面前,在帳篷裡從袋子裡掏出婚紗禮服換上,還得把自己的髮型Se-Do(日語裡的Set)好,等到有極光爆發的時候,等我進去叫她到室外拍攝,是個非常挑戰尺度的工作。

 

從極光村返回大奴湖畔的民宿,我們繼續拍攝。

 

可惜繁華已褪色,徒留一頭白髮,訴說著極光荏苒。

 

極地的晨曦,總是以少女的粉色系揭開序幕。

 

一大早還沒睡,發現門口出現大油罐車,這是讓北極地的房子維持溫暖的燃料來源。

 

民宿女老闆家裡有三隻哈士奇狗狗,都好和善。

 

中午時分,民宿主人和朋友會利用最溫暖的時候,帶哈士奇狗狗出門去運動。

 

傍晚,小睡過後,為了出門去吃好吃的餐廳,還是得起床。

 

位於舊鎮區的Bullocks Bistro公牛小館,歷史跟黃刀鎮第一個建立的新拓居地一樣悠久(自1936年)。

 

一進門,魚排的香味撲鼻而來,牆上貼滿了從前饕客的簽名和照片。

 

超級好吃的梭魚排(Pickerel),CAD$ 31,約台幣NT860元。

 

晚上我和洽女孩參加了另外一個極光旅行團,地點在德內傳統帳篷,位於大奴湖相對黃刀鎮的對岸,如果一月份之後冰路開通之後,前往的交通時間會縮短許多(50分鐘 - 10分鐘),十一月份冰路還未通,所以只能開車沿著岸邊的公路再換雪上摩托車。

 

抵達德內帳篷的小屋前,雪上摩托車還馳騁在冰封的大奴湖時,就看見頭頂上極光已經漫天爆發了。

 

新月高掛,無光害的大奴湖,現場從相機的觀景窗看出去,幾乎只見空中那道濃烈的綠光,零下三十度的寒風,在脫下羽絨外套的模特兒堅忍憋氣二十秒,與整晚臉迎風、幾乎趴在雪地上低仰角取景的攝影師克服低光源取景構圖,完成一張張令人索味的極光人像。

 

相對於單純拍攝極光,極光加上人像的攝影難度大幅增加,由於人會呼吸一定會晃動,拍攝時的補光顯得異常重要,人物一旦晃動臉部模糊,不管當時瞬間極光爆發得再華麗,那張極光人像照還是失敗。

 

攝影是一回事(Photography is photography):宛如黑魔女正在施法召喚極光女神。

 

現實是另外一回事(Reality is reality):其實現場必須避開與其他遊客的互相干擾啊。

 

KP值3的夜晚,可以拍到範圍很廣的極光,瞬時也有超過5,所以稍早前有拍攝到紫色的極光。

 

原本以為通知大家進屋內集合是準備要回黃刀鎮去,結果還有德內族人的傳統鼓表演,因為以為要收工,把相機直接從戶外零下三十度拿進室內二十度,相機起霜,完全無法拍攝表演Orz

 

除了等待極光,同時趕著寫明信片,郵寄來自北極圈的祝福。

 

我們房間裡牆上有北極熊皮裝飾,掛在我睡的那張床床頭,非常震撼,我一直幻想著把它借出去當作拍攝的道具,但是非常重又怕弄壞,於是作罷。

 

白天在外頭活動,空氣冷冽到呼吸的濕氣立刻在睫毛與髮稍結成冰霜。

 

黃刀鎮的威爾斯王子北方遺產中心(The Prince of Wales Northern Heritage Center)。

 

白鯨的標本。

 

體型大得驚人的麋鹿標本。

 

極地的博物館設有掛置大衣的衣物間,剛到的時候,掛柱全空,我就隨意掛在整排全空較低的那排,要離開的時候,才赫然發現,旁邊整排都掛滿了小朋友的羽絨衣,原來較矮的那排是給小朋友用的XD

 

下午三點多,光線已昏黃,意外地發現雪地上的彩虹,還有三隻迅速逃跑來不及拍的小狐狸。

 

這個晚上的極光一直徘徊在低矮的夜空。

 

倒數第二天,啓動血拼模式。

 

來到雪國的好處是,滑雪以及禦寒衣物配件樣式超多,可以替下一趟旅程添購配件。

 

離開前硬是要再來公牛小館(Bullocks Bistro)滿足口腹之慾一次:Q。

 

我也在牆上留下我的極光明信片,下次再回去黃刀鎮,去瞧瞧還在不在。

 

最後一夜,極光輕輕悄悄地舞動,與我們道別。離開黃刀鎮最後的小插曲,清晨五點約了計程車來民宿載我們去機場,結果我和洽女孩無法打開大門,因為太冷,門縫被雪滲進屋裡融化又重新凍結凍住了!試了一陣子都打不開,後來也顧不得屋裡還有其他房客,用撞的還是撞不開門T___T,難道是天意要我們留下嗎?還好最後高壯的司機從外面幫忙撞開門,才終於順利地去機場搭飛機回台灣。

 

 

Dec. 2012

開啓追逐極光的命運之門

 

前情提要:

聽說20112013年是極光極大年,身邊陸陸續續聽見朋友前往極地拍攝極光,適逢身體狀況不適合從事海上或水下活動,於是決定也去看看極光到底長什麼樣,始料未及,這一切就像是邪惡的免費試吃體驗,就此上癮。

第一次前往北極地看極光,由於只有一個人,考量到雪地開車經驗貧乏,安全起見,於是決定前往大眾交通較為便利的北歐,而放棄首選的阿拉斯加,至於北歐可以看極光的國家有挪威 ......


 

 

Dec. 2012
開啓追逐極光的命運之門

前情提要:
聽說2011~2013年是極光極大年,身邊陸陸續續聽見朋友前往極地拍攝極光,適逢身體狀況不適合從事海上或水下活動,於是決定也去看看極光到底長什麼樣,始料未及,這一切就像是邪惡的免費試吃體驗,就此上癮。
第一次前往北極地看極光,由於只有一個人,考量到雪地開車經驗貧乏,安全起見,於是決定前往大眾交通較為便利的北歐,而放棄首選的阿拉斯加,至於北歐可以看極光的國家有挪威 ......


 

Copyright © 2016. beckeylee.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6. beckeylee. All rights reserved.